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居

长安米贵,居大不易!

 
 
 

日志

 
 

《傅浩文集》读后  

2006-11-10 17:16:12|  分类: 物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浩文集》读后

 

陈子慕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诗歌书店”发现一套新书的介绍,那是一套三卷本的《傅浩文集》。有一行文字引起了我的兴趣:文集中的诗学卷收录有作者的中英文诗作和诗论。——在我的印象里,中国的诗人用汉、英双语写作的似乎不多见——这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购买来整套文集,遂与作者结缘,从此与傅浩先生书信往来,并由此有幸对这本集子有更多的了解。

 

一、《距离》·印象

 

翻开《距离》这本诗集,却发现这数十首英汉对照的诗歌,都是作者自写自译的诗作。——曾经看过泰戈尔的诗集《园丁集》、《吉檀迦利》的英汉对照本,十分喜欢这种英汉对照的形式,因为双语对照着阅读,对于初涉翻译的人来说是不无裨益的。与此前看过的对照本不同,手上的这本《距离》既是著作,也是译作,只不过译者译的都是自己的作品罢了——而这种自作自译的形式更适合于准确表达作者的思想——更何况这本集子里还有数量可观,见解独到的诗论呢!这不能不说是给我们的一份惊喜。

《距离》给人最深刻印象就是:在现代人的失落感和无奈感中寻觅传统。《孤独》一诗写道:

 

我是史前大漠上的一柱狼烟

默默祈唤20世纪核军备的救援;

我是公寓大楼里索居的老人

喃喃对着TV中的古代少女谈心

 

这首诗中“史前大漠的狼烟”与“20世纪核军备的救援”之间的隔绝,不啻象征着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的隔绝,而被遗弃在现代文明荒漠中的“索居的老人”,不得不隔着电视媒介才能找到一点传统的感觉。这不禁让我想起了T.S.艾略特的《荒原》:在抛弃了传统的现代文明的精神荒原中,熙熙攘攘的人类社会充满了人际关系的冰冷与漠然。看来作者对现代人最易患的孤独症不仅仅是客观描述,更是一种深刻的人文忧思。现代人的精神浮躁而空虚,大家都生活在一个高度发达的摩登时代里。

 

现代诗人摆弄新繁复词汇

就仿佛装配新奇的仪器

电脑可以记录复杂的人类思维

却无法复制小草的单纯和神秘

——《黄昏》

 

电脑面对小草的单纯与神秘也无可奈何——我们似乎可以看见作者对现代文明的一丝善意的嘲讽。这种善意的嘲讽又颇有一些黑色幽默的色彩,令人不免沿着作者的思路反问:现代文明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些什么?

 

我是古老智慧的喻体

今天已少有人识

… …

我包容的和包容我的

是同一的

 

我将腐朽

故我永在

         ——《风箱》

 

对于已经被现代人遗忘了的古老的哲学喻体——风箱(古称橐龠),作者却别有一番赏识:“我从不积蓄持有/却恒常充盈”、“我接纳/因我付出”——古老智慧中的辩证法中蕴含着古人的豁达从容的人生观与世界观。俗话亦说“舍得舍得”,我们以“舍”来换取“得”。然而在功利物欲的现代社会里,又有几人能真正领会得到“风箱”的智慧呢?

诗歌的两大永恒主题是死亡和爱情。在《距离》诗集里, 爱情是美好的,欢乐的。《枯木》一诗写道:“我独坐斗室”,刻意想使自己的心如佛陀一般的不染尘埃。然而当“她”出现,“带着蓄意的亲吻”——情节立即发生了戏剧般的变化——“我遂含笑起身/与她携手走向商业中心”。在这里,爱情的力量使得枯木亦能萌发出新芽儿来。

 

你和我相距得那么遥远

我的运行的轨道是椭圆

我们相会的时候是夏天

我们相离的时候是冬天

——《我的太阳》

 

把爱人比喻成太阳,古今诗歌不算罕见。而这首著名意大利歌曲《我的太阳》的同名诗作却试图以科学的缜密来诠释爱情。爱情的轨道原是椭圆形的,于是有了相离相会,于是有了冬夏——这种审读爱情的方式颇有点铁成金之功效,“我的太阳”的含义为此一新。

然而,有时爱情却充满了惆怅和忧伤。

 

但现在不,千万不要回头看!

刻刻不停向前赶,像打水漂的石片,

不然你会被泪水浸濡

变成一根盐柱

        ——《除旧》

 

人生中有的时刻就是这样,得不停不停地向前赶,不许回头。《除旧》这首诗用《创世纪》中路德的妻子化为盐柱的故事,却有一个奇妙的想象:盐柱是被泪水浸濡而成的!而“刻刻不停向前赶,像打水漂的石片”却脱自禅家偈语“如石打水漂,刻刻不停留”。用典的最高境界便是不着痕迹。在这里,用典便显得十分自然,拈来全不费力气。

而诗集中最有特色的手法之一便是奇喻。奇喻的手法多为英国17世纪玄学派诗人所采用。或许是因为作者西学浸淫颇深的缘故吧,作者对这一手法似独有偏爱。

 

瞧,地图上两城相隔

只有那天你我促膝相对那么远;

一封小小蓝色邮筒铺展

便可遮蔽了整个太平洋的烟波!

——《距离:寄美国友人》

《距离:寄美国友人》将“两城相隔”的距离在地图上缩小到“只有那天你我促膝相对那么远”,而小小邮筒竟能“遮蔽了整个太平洋的烟波!”这令我不得不惊异于作者的奇思妙想,这种奇思妙想寓生活中的不可能为可能,又有几分隽永的哲理的成分。

有些细节也写得十分有趣,如:《太白山印象》:“夜半过后/虔诚的小脚老妇们/也不得不往睡意朦胧的小伙子们被窝里硬钻”。再如:《回信》:“从东京飞来的一封短笺/融释了我万千里的长怨:/那曾有一面之缘的日本学生说/我的第一封信她翻译了整一年。”

然而最令人欣赏的一点,却是多数诗歌里透露出来的人文关怀和忧思。形式上的东西,都只是诗歌的“肉”,而真正的所谓风骨,应该就是诗人的态度和情感。《规则的破坏》、《惠特曼的中译者》、《正月,癸丑年》等诗篇,都是这方面的佳作。

    细细读下来,诗集中最有意趣的诗歌有:《风箱》、《距离·寄美国友人》、《孤独》,另外还有写于1982年的《悔》——这首简单的小诗,感情流露得很自然,日常小事中却颇含哲理。                

这本集子风格总的说来时代感鲜明而又不失含蓄。如果把这本集子比喻成一幅画,那么这幅画的底色应该是冷峻典雅的蓝色。在这蓝色的基调上,各种颜色的小花点缀其间,摇曳生姿。说到这里,不免又要提到这个集子另一个极具特色的地方,就是书中插图均为作者积年的绘画作品。翻开这本诗集,图文相趣,颇觉盎然。尤其是国画作品,对于西方读者来说,可能更觉魅力所在。或许这本诗集《距离》的出版,便是为了填补东西方文化之间那样遥远的一个距离吧!

    

二、《子时》·印象

 

杂文集《子时》中“游踪与记忆”辑中诸篇兼备思想性、知识性与趣味性,在游记中亦属上乘之作。作者游历西方诸国的各个历史名城,游踪所至,亦不忘对东西方文化进行比较和深刻的反思。——只有对当地的风土民俗十分了解,下笔才能轻松自如。这些亲历的感受,与那些空发牢骚的闭门造车之作截然不同。

    “文化与人生”辑中的《颠倒东西》一文读来颇觉有趣。《时间不动》的思考角度十分新颖,哲学思考角度很好。这一部分的文章话题广泛,行文亦不拘----可以说是思之所至,笔之所至。引文援例渊博且细节不失。

    “学术与言论”部分尤其堪赏。读书时容易匆匆跳过的一些细节,如"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孔子无友""肉夹馍"等,一般读者只是一带而过,并不去追究其中确切的释义。作者却不仅溯其源而且究其意。尤其是校许慎一文令人不得不惊叹!专习国学者未必能发现这样的谬误----而作者的专业及多年从事的研究方向是英语诗歌,这令我们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深思博览了。这一部分的话题大至新诗格律建设、外国文学研究等,小至一个书名号,或古或今,或中或西,或读书报之偶得,或潜心学术之总结,文焉武焉,可谓大观。

作者有这样一个观点:文学创作的灵魂在于歌德所谓时代精神(Zeitgeist)和个人风格。这本杂文集《子时》既不脱离时代,也不随波逐流,可谓是这种创作观点的实践吧。

总的说来,傅浩的文章风格以博雅见长,叙议谈吐随意而不失偏颇,纵横开去而不见散漫,每每于陈见中能翻出新意,且不时夹以奇思,间或幽默一笔,并不曾拘泥。亦可谓自成一家也。

 

三、《太极拳行之录》·印象

 

孔子曰:“修文事者,必有武备。”《傅浩文集》第三卷《太极拳行知录》是一部武学理论与实践的总结。作者对中国古代文化有着强烈的认知感,这对于西学专业的人来说殊为不易。作者对太极拳的热爱不仅仅表现在实践上,还把这一宝贵文化遗产当作一门学问来研究、考证,自成理论体系,对太极拳这门极具传统文化特征的学问的传承和传播做出了重要贡献。

 

(《傅浩文集》:一、诗学卷《距离》;二、杂文卷《子时》;三、武学卷《太极拳行知录》,北京:作家出版社,20029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